三十二章 蓄势待发(1 / 2)

给人欺负崖子姜从来都不觉得丢人,小仇恨笑一笑就过去了,大仇恨他会铭记在心里转化成动力,人的忍耐也有一个度,如今都给欺负到头上了,哪有还一直忍让的道理。

一笑泯得了恩仇吗?

突然一股厉流从骨刺发出奋激心灵,崖子姜心神一震,他说,“这不是怂不怂问题,那你懂不懂什么叫,不做无谓的牺牲?”

骨刺血戾怒放,周围阵阵发渗,崖子姜大概猜出它的意思,他一声哼唧,“不服气是吧!有本事你自己去……”

不知道为什么,小骨刺自打进入这座山反应比较激进,之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,但是没有这么强烈。

山里像是有某种邪煞东西在牵扯着骨刺,以至血煞弥漫,小脾气上来了。

小小骨刺不会说话,他们之间全凭心与灵融会贯通。

单凭念识传递,崖子姜有时候也会会错意,他也希望自己会错意。

“别瞎闹腾了,我养好了伤,才有能力带你吃血,这样子够意思了吧!”崖子姜这话讲完,小骨刺安分多了,戾气慢慢消逝,仿佛进入了睡眠状态。

搞定这玩意不容易啊!

骨刺是自己的精神支柱,只要有它在,仿佛爹娘也在身边陪伴,它是很好的小伙伴,也是最难管治的小伙伴。

一队骑兵搜捕仍然在继续。

一有风吹草动,崖子姜立马开溜,跑得比谁都快。

主意是定好了,等伤势好转,如果他们再不走,那他就真的不客气了。

养伤期间,不适宜作战,也就这段时间不知什么原因,起初给激怒了热血沸腾那股劲渐渐的莫名其妙给磨削了一样,不如原先那不止不休一般偏执。虽然发生了一些小闹剧,这一趟下来仿佛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,有些迷乱浮如。

总觉得怪怪的。

明明前方看得清清楚楚的路,仿佛一下子给迷雾遮住了。

他们在追捕,他在躲避养伤。

跑了累了,他需要冷静,也需要养伤,找个地方躺在草地上,摘下一株小草咬着,昂望着蔚蓝天空,一片晴空。

“好久没见过这样的天色,老天爷是开眼了?”

山里凉风拂面,是一阵慵懒风,致使人的睡意都来了。

“那我该不该信?”

信天不如信自己,坚定自己的信念比什么都重要,即将要面对的窘况,也早晚要面对,何不挺直腰杆子。

崖子姜现时是处于年少气盛阶段,一直忍让只是不想惹麻烦上身,他从来不会主动找麻烦,如今麻烦找上门来,他也不怕麻烦,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,要死也要拉上一堆垫背的!

天下行万程路,餐风露宿,吟咏诗集,风来时笑哼小歌谣,砥砺征远,五味杂陈的故事都在这里面,起码也有三成要带着血腥味,身为男儿身本该满腔热血,提刀出门那有不沾血?

热血沸腾与冷血无情都是战场上挥洒,为了拼一个借口。

“老头子说得对,成就一段美丽故事可以没遇着贵人,因为自己就是一个贵人!但是一定要有敌人,一段千古佳话必须有一个好对手来充当这样的一个人物,这样的故事才会演绎的精彩,这些人的出现,是不是恰好让我看到了精彩背后依然是精彩绝伦呢……那么说来,养好了伤,仅是为了下一次流血做准备?”

血写的小故事,血淋淋的,也坦荡荡。问心向阳,错不在自己身上,又何须惧怕?

“试一试不就……那就准备流血吧!”

这时,他想起了老朋友。

他拉出脖子上,一条只串连两块小石头的链子,他轻轻揉搓揉搓,“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做决定,我相信也一定会是那样子!”

一块小石头怎么可能会说话,但是其中一颗代表了最好的挚友崔从新。

所谓的正义不过是平衡那些人虚伪感的谎话。

“或者……他是对的,如果错了,那就由我来证实这一切!”

以后见面,崖子姜不想让他给嘲笑了。最好的时光仅在过去,谁愿意让它成为永远。

记忆是个好东西,有道不尽的情怀,能苦中作乐的也是这不值钱的玩意了。

他自言自语说,“记忆真是无价?”

“好像是这样子!”

崖子姜拿下石头链子比拟一番,一颗石头代表了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,这些往事真的是多少钱都买不来。

其实自己不屈不挠的性子已经帮崖子姜做了决定,嘀嘀咕咕的自圆自说,只为了求得一份鼓励,之前的犹豫也是因为连一个说话的声音都没有,才会灰溜溜的没有斗志。

“我只有一条命,那么我就拿这条命跟你们玩到底!”

认准了的决定,流着血也要坚持下去,犟是犟了一点,归根到底还是心里不服气。

举报本章错误( 无需登录 )